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之最强玄术

第五十三章医治

苍狼·著

坐了十多分钟的车,上楼一打开门,就看见了和小夏同居的女友。

他女朋友正窝在沙发上面看电视,听见开门声转过头,看着小夏身后的韩良和顾大世,站了起来问小夏:“这两人,他们谁啊?”

“局长拜托他们来给我治病的。”小夏把包放在了桌子上面,连忙招呼顾大世韩良他们坐下,又是倒水又是拿水果的。

小夏的女朋友倚在门上,看着他忙来忙去的皱起了眉头:“治什么病啊?我不是带你去医院看了吗,说了是过敏啊,你一天天疑神疑鬼的。”

小绿原本就一直被韩良怀中的衣服盖着看不见,听见说话声,它钻了出来,好奇地看向了小夏的女朋友,吓得她大叫起来。

“你疯了啊,你不知道我害怕这些东西吗,你还把这种东西带回家。”小夏的女朋友将原本抱在怀里的抱枕,使劲朝着小夏的头上扔了过去,转身一下子关上了房门,走了。

小夏弯腰捡起地上的抱枕,把它放在了沙发上面,欲哭无泪:“我真的不是过敏啊,我都要难受死了,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,她就不能体谅我一点啊。”

“你女朋友体不体谅你,这我可没有办法。”顾大世站起身子,指了指沙发:“趴下去,把衣服脱了。”

不管三七二十一,小夏马上乖乖脱了衣服,趴到了沙发上面,等待着顾大世的救治。

韩良看向门口,只在心里面想道:要是小夏哥哥的女朋友现在回来,看见这一幕,肯定会更加生气吧。

顾大世进厨房里面转悠了很久,拿出来了一罐猪油,用勺背均匀地抹在了小夏的背上。

小夏从来没有见过往身上抹猪油的,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,可是又不好说什么,只能把头埋进了手臂里面,任由顾大世发挥。

顾大世用手在小夏的背上拍拍打打,有的地方很轻,有的地方很重,不一会儿,小夏的背上全部都红了起来。

渐渐地,韩良看见小夏背上,出现很多黑色发丝一样的东西,都隐藏在皮肤下面,一根又一根,交错着在他背上蔓延,如果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。

感觉到身上没了拍打的动静,小夏有点着急,连忙问顾大世:“大爷,怎么了?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啊?”

“这死咒还不太严重,不过你也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。”顾大世此话一出,小夏的头往下面重重一垂,手死死抓住了自己面前的抱枕,说话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:“大爷,求求你了,你一定要救我啊。”

顾大世站起身来,扯了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油:“这件事,麻烦着呢,不过我尽力,韩良,你和我出门去准备一些东西。”

小夏翻身坐了起来,很是急切:“我和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“不用,你在家里待着吧,准备好午饭。”顾大世撂下这句话,就带着韩良出门去了。

顾大世走地很快,韩良小跑几步追上:“顾爷爷,我们要准备什么东西啊?”

“去买一点草药什么的,快点吧,已经十二点了,我们要在阳气最强的时候,回来给他医治,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解开这个死咒。”顾大世攀过韩良的肩膀:“最近几天我忙着找人,大概位置我是确定了,现在我也要手把手教你玄术和道法了,你今后要面对的可不是这些看不见的伤痛,而是流血丧命的事。”

“好。”韩良点头,对于顾大世口中的危险,他不仅不惧怕,还有与之一战的勇气,毕竟他背负了那么多,只有不断突破自己,才能做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事。

刚刚一点钟,顾大世就又和韩良回到小夏家里了,走街串巷总算买到了需要的东西。

小夏一个人在家,早就捣鼓好了饭菜,摆好碗筷等着顾大世他们吃饭。

顾大世摇头:“时间差不多了,没时间吃饭,我去给你煮药水泡澡,韩良,你按照我刚刚交给你的法子,处理好给他擦身体的药粉。”

韩良抱着一大堆东西,按耐住自己的激动,按照顾大世的方法慢慢开始准备。

小绿靠在韩良的脚边,看着韩良打开了窗户通风,从塑料袋里取出了一截木头点燃,放在窗台上面。

再将一把鱼腥草用夹子夹住,借着那木头的火慢慢烤着,这个过程很是无聊,要将草烤焦,却又不能一把火烧了,得用最弱的火慢慢烘着才行。

顾大世那边已经烧好了泡澡水,招呼小夏去泡着,韩良加快了手里面的动作,怕跟不上顾大世的进度。

一瓶小小的无根水,在顾大世的再三叮嘱下,韩良只敢倒了小半瓶进一个碟子里面,再将木条燃烧所产生的灰烬与已经干脆的鱼腥草混合捣碎,一起加入了碟子里面。

那几株神仙草放在阳光下面一边暴晒,一边用顾大世交给自己的真火符去烧它,那火光不是韩良平时看见的橙红,是淡淡的蓝光,可一下子就不见了,神仙草烤焦脱水,蜷缩成了一团。

再将它捣碎的粉末也加入到碟子里面去,省去悬挂于房檐暴晒的经过,时间实在不够了,韩良连忙端着药粉就进了洗手间。

小夏正被热水烫的叫唤,满屋子的药香味儿熏的人发昏,顾大世接过韩良手里面的碟子,让小夏站起来,就把粉末往他身体溃烂的地方抹去。

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韩良以为死咒就可以这样简单破解,有些兴奋。

“时间不够,这药制作太糙了,浪费我的无根水。”顾大世抱怨道,就这点时间要制作出这种祛阴粉,是很难的,药效更是大打折扣,对于死咒的压制作用可能都没有办法达到。

“你去厨房里面,把我给他熬的药端来。”顾大世趁着韩良去端药的时间,将小夏从浴缸里面拉了出来,用剩余的一点药粉抹满了他的额头。

卫生间的窗户打开,阳光照在身上,小夏感觉全身燥热,抹了药粉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,他接过韩良手里的药碗,屏着气,一饮而尽。

“痒。”喝完药的小夏衣服刚刚穿到一半,他却急忙脱下了衣服,用手一抹身上抹了药的地方,全是血。

联系编辑:(请一心一意对待每一位编辑)

  • 编辑 鸣人{女频、古言、现言} QQ: 166780738
  • 编辑 佐助 {男女、悬疑、灵异} QQ: 3535368724
  • 编辑 卡卡西 {男生、都市、玄幻} QQ: 1494511681

客服

  • 客服QQ 3374863120
  • 客服电话 010-57216916
  • 客服邮箱 Zrkf@shouxiangtech.com

举报

举报电话

010-57216916

举报邮箱

Zrts@shouxiangtech.com

  • 关注微信公众号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

  • 客户端下载

    客户端下载